乡村寡妇

第4章

兔崽子,你喊个巴子啊!是我?你幺叔。”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中年男人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手里拿着葫芦酒壶,身上背着一个大烟斗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是山雀呢!”张大柱刚擦着额头的汗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张大柱?”大嫂也跑了过来,站在他的身边就问了起来,再抬头一原来是幺叔,扭头就想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阿娟啊,你也在啊?”幺叔的脸上浮出了淫笑,眼睛直勾勾的对着阿娟那对诱人的娇峰上去。

    幺叔也是老爷子的弟弟,两双眼睛人有点斜,说话的时候嘴巴还可劲的歪。

    一天吊儿郎当的无所事事,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娶上个老婆。

    他还有个爱好,那就是酒不离口,烟不离嘴。

    村里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《独眼狼》。

    为毛?还是三个字:“还是穷”

    你说穷也就罢了,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干,没事就窜窜村里寡妇家唠唠嗑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靠卖废品赚来那点钱就去镇上的红-灯区潇洒一晚上,这基也就是他的生活和精神支柱了!

    “张大柱,我们走。”大嫂拉起张大柱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阿娟,你急什么啊,都是一家人,你见了我像是见了狼一样的为哪搬?”幺叔一边说一边就向张大柱走来。

    张大柱一幺叔今天又喝醉了,心里也是个无奈”幺叔,你怎么又喝酒了,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应该知道的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来了吗,刚才我回来的时候见村长和刘寡妇来山坡来,所以我就来。”幺叔乐呵呵的说着,可是眼睛却一直还瞄在阿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啥!村长和刘寡妇也来这山坡了?”张大柱一听就冒火,一个小时前他奶奶的还在自己的麦田里翻滚呢,这一会功夫就跑山坡来了!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的”张大柱狠狠在骂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”阿娟见张大柱在骂人,回头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大嫂我们回去吧?”张大柱立马转换了话题傻笑道

    “恩,我们走吧。”阿娟拿起贡品的时候还瞪了幺叔一眼,嘴里轻轻说了一句“你这个白眼龙还想吃老娘的豆腐,告诉你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望着阿娟的背影,幺叔弯着脖子吆喝了起来“阿娟啊!你慢点走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大嫂还是扭着屁股走在了前面,张大柱的眼睛也是顺着他的屁股跟在了后面,好像他的屁股是导航仪一似得,只要屁股转弯了,自己也就开始要弯了。

    这习惯成自然还真是那么回事

    嘿嘿……

    了家里的时候,张大柱也开始要忙了,这时候的太阳也出来了,再时间也已经是中午了,拿出手里的一把米就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咕咕咕……

    随着张大柱的怎么一喊,院子里的鸡,鸭,鹅好像能听懂他说话一样,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趁着这时候就走鸡笼里一“哎呦!今天大满堂啊,足足有十几个蛋。”顺手就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,今天有十几个蛋呢?”张大柱手里拿着鸡蛋,在大嫂的面前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快拿屋里去,小心有人偷。”其实张大柱也知道大嫂嘴里说的那个戝是谁,不就是幺叔这个独眼龙吗!

    放好了鸡蛋,张大柱就给去煮猪草了,煮猪草这活可是张大柱为头疼的一件事情,你说这地里辛辛苦苦挖来的红薯为什么要喂猪呢,还要把红薯洗干净了再放煮开的水里再煮,不过回头想一想也是,猪比红薯贵多列!

    这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会杀一头猪来犒劳自己,把剩下的猪肉烟熏好挂在烟囱旁,这样一来也不会坏,传说中的腊肉就是这样来的,来年一家人也不怕吃不上肉了。

    干完这些活的时候已经都是下午了,正好见放学的人也回来了,张大柱坐在院中里发了一会呆,想想自己也是读了几年的的人。

    自从老爷子生病后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,空手挥了挥手就走了,这可好,没有钱再供自己读了,没有办法只好休学,这一休就是五年啊!

    大嫂倒是说过几次让把家里的猪卖了让我上学,可那是自己两个人一年的口粮,这使不得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还是算了,再说自己在家里也可以帮帮大嫂干点农活什么的,不过自己对读的渴望是越来越前烈。

    能怎么办?凉拌呗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想上学这事情了?”阿娟冷不丁的在张大柱的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,没,没有!不读,读没有种地强,种地没有养猪强。”这句话张大柱自己整整安慰了自己五年,要是没有这句话估计自己也天天会闹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唉……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这话还真的没有假。

    阿娟了张大柱,自己那个心里是那是万般的揪心啊!

    自己这个当大嫂的虽说把他带大了,可是在教育上还真的没有做应尽的责任,自己也没有折,要不是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嘱咐过自己那些话,就算是去镇上当个小鸡也要供张大柱上学!

    望着大嫂那慈祥而又美丽的容颜,张大柱伤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他的脑海出现了刚才大嫂在坟前的那段话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就闪过他的脑海神经里,下面的小帐篷又悄然的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真的难受吗?”张大柱鼓起了勇气就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娟一听就蒙了,接着脸一下子就红头了半边天,低了底头娇气道“讨厌。”说完就小跑进了屋。

    这让张大柱有点更加的难过了,心里想着要是大嫂真的愿意,自己就算是把第一次不给小翠那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都说养者为大,生者为后。

    养育了自己怎么多年,只要大嫂开心那牺牲自己一次又何妨。

    了天黑的时候张大柱才起身打算帮大嫂做饭去,一进门发现大嫂没有在厨房里。也没有多想就打算去自己房间里抓米去煮饭。

    米对农村人来见那就是命根子,之所以要放张大柱的房间里,也是因为怕有人三更半夜的来偷米。

    山村的夜安静极了,万籁俱静

    一轮圆月从东方蹦出,像一只银盘挂在天边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从这只银盘抖出,撒在松软的乡间小路上,与地上灯光交相辉映,整个乡村显得格外宁静、清幽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H小说唯一网址:www.biquge55.cc   其他网站均属假冒